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850米河线的巡守(逐梦)

发表时间:2024-04-08 05:24:16 |   作者: 乐鱼登录入口下载

  中国大运河,由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3部分所组成。运河流经的地方,曾经商贾云集,帆樯林立,一座座繁华富庶的城镇应运而生。

  然而,在汛期,运河有时会险情迭生,河水决堤,良田被毁,沿岸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受到损害。

  在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王桥镇徐万仓村,野马般奔腾的漳河与君子般稳健的卫河汇流,一路蜿蜒北去。从徐万仓村至山东德州四女寺的这一河段,被称为“卫运河”,是隋唐大运河的重要一段。

  徐万仓村,又是卫运河中最危险的工段,徐俊峰是这个工段的河长。20年来,他义务守护着这段850米长的河线米,连接着不计其数的日日夜夜,更连接着沉甸甸的责任。

  历史上,徐万仓村是卫运河重要的漕运码头,是随着运河生长起来的小村庄。百里州县的粮秣建材皆汇聚于此,为了方便仓储、货运,离河最近的徐万仓村便建起无数仓库。放眼望去,万仓矗立,煞是壮观。仓内物品经查验后,被装上船舶,或北上或南下,军需民用,万舟骈集,商贸鼎盛。村内徐姓居多,徐万仓村因此得名。

  徐俊峰,1977年出生在徐万仓村。小时候,他在卫运河里摸鱼捉虾,卫运河的涛声伴他入眠。初中毕业后,他入伍参军,2003年退伍回到家乡。

  心灵手巧的他很快就学得一手木工手艺,出门在外给房子制作梁、柱子、楼梯、窗户、门的模板。这项手艺一天能挣六七百元,以这样的速度挣钱,让妻子儿女过上好日子不成问题。

  这时候,村党支部书记徐振江却找到他。老书记开门见山地说:“俊峰,我想让你回村里帮帮我。”

  “你在部队上历练多年,有想法也有干劲,你看咱村这情况,乡亲们都还没过上好日子,你得多费点心啊。”

  徐俊峰沉默了。他想到乡亲们靠着种植小麦、玉米的收入,生活还不算富裕;想到挚爱的卫运河已经污染严重;想到每到汛期时,那让乡亲们提心吊胆、睡不安稳的大堤……

  徐俊峰成了徐万仓村的治保主任,治安、巡逻、民事调解,他干得有声有色。尤其是对卫运河,更是尽心尽力。

  人们常常看到徐俊峰肩扛铁锹或者长竹竿走在河边的身影。他不是用铁锹在这里挖挖、那里填填,把一些刚冒头的小险情排除掉,就是用长竹竿一头绑上钩子、网兜,把漂浮在河里的生活垃圾打捞上岸。

  走完了河边,他要再走一遍河堤。河堤是用压实的土堆堆成的,有十几米高,上面打了水泥,硬化过了,小轿车可以在上面通过。这条堤路也是通往徐万仓村的必经之路,沿着大堤的后坡走下去,经过一片防护林,就是徐万仓村了。徐俊峰走河堤路的时候,主要是检查路面上是否有新的裂缝,有裂缝就说明堤坝下面有险情,要及时上报、排除险情。

  从河边到大堤之间,是一大片绿色的河滩地。过去,村民家里盖房垫院,随意从河滩地上起土。从他回村那天起,不管是谁,河滩地里一锹土都不许挖。他盯得紧,谁要想往堤坝边倾倒生活垃圾,或者在卫运河里炸鱼、毒鱼,更是不可能。

  一年又一年,徐俊峰像守护亲人一般守护着卫运河,守护着大堤。河边哪里有个小缺口,哪天飞来了新的小鸟,河堤上哪里坑洼不平,他都一清二楚。

  就在这年夏天,因为连降大雨,卫运河水位暴涨,几次突破警戒线。从进入汛期,徐俊峰就将“家”安到大堤上。他知道,假若洪水决堤,不要说离大堤最近的徐万仓村会被洪水淹没,就是整个王桥镇的39座村庄、4万多人口,都将失去家园。

  村里的父老乡亲纷纷赶来相助,很快就组成了几十人的防汛突击队,就连放暑假在家的学生们,也加入了巡堤队伍,这中间还包括徐俊峰的女儿和儿子。孩子们顶着烈日,挨着雨淋,认真巡检着,发现有游客靠近河边,及时劝离。徐俊峰把防汛突击队的队员分为三组,堤上堤下交叉巡检,一天24小时,每半小时巡检一次。

  徐俊峰总是选择去堤下巡检,因为堤下的问题最多。他穿着橘黄色志愿者马甲,半条腿陷到烂泥巴里,每拔出一条腿,脚上都像挂着秤砣一般沉重。他的双眼四处搜寻,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目光的“扫描”。

  850米的长度,40多米的宽度,每天他往往要巡检好几趟。看堤身是否有裂缝、孔洞、管涌;看堤下有无鼓泡、漩涡、浑水现象。一经发现险情,立即做好标记,并拍照上传给水利部门。

  最难的是夜间巡堤。夜色深沉,河水乌金般滚动着,发出哗哗巨响。徐俊峰一手拿竹竿,一手拿手电,又来到堤坝下面。他已经记不清一天中跑了多少次堤下了。水已经没过了大片的植物,脚下都是烂泥沼泽,布满草根、藤条,人走得趔趔趄趄。不时还有水蛇出没,滑溜溜地爬上脚背。他不慌张,一手抓住蛇的七寸,猛地甩出去。有蛇的地方就有洞,蛇洞鼠窝是险情点,发现了就用黏土堵死压实。

  他给队友们传授经验,巡堤要做到五到,即脚到、手到、眼到、耳到、心到。要用脚试探深浅,有无下陷;要用手探测水下,有没有裂缝;要用眼观察水面,有无漩涡;要用耳倾听声音,有无“滋滋”“咕噜”异常的声音;要用心判断,异常属于哪一种情况,裂缝、管涌、漏洞?要做出准确判断并及时上报。

  轮流休息的间隙,徐俊峰在做巡堤记录,督查巡堤值守情况,他一刻也没闲过。他的胃不好,却常常要靠吃泡面充饥。他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在大堤上搭起的简易板房里,身体一躺下,就酣然入梦,蚊虫叮咬也浑然不觉。他太累了,身体已达到了极限。

  1998年,他的一位战友在南方抗洪救灾中牺牲了。每当说起这件事,他都喉咙哽咽:“我们要沿着战友的足迹继续前行。”

  徐俊峰从7月下旬就搬到了大堤上,到10月份,他已经在大堤上驻守70天了。

  10月3日,下着秋季少见的大雨,徐俊峰在巡堤中发现,徐万仓村南堤外的农田里忽然出现很多积水,挖沟排水也排不完。他凭借丰富经验,判断是河堤出了问题。他把险情记录上报,技术专家迅速拿出处置方案——采取临河黏土截渗、填筑月牙堤等抢护措施,避免了险情进一步扩大。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10月4日,徐俊峰又在堤坝背坡处发现大片管涌区域。用通俗的话讲,管涌是大堤内部各种虫蚁鼠洞的孔隙连通了,导致在大堤上出现像小针眼般的孔洞,往外滋水。随着水位差压力的增大,管涌区域渗水不断增多。如果不立即处理,管涌将会掏空地基,导致溃堤。

  夜色漆黑,大雨如注。徐俊峰深知,多等一秒,危险就多增加一分!他带领20多名防汛突击队员,连夜投入管涌区的“大会战”。

  他们穿着雨衣,在晦暗不明的路灯灯光映照下,沿着松软泥泞的斜坡下到管涌区。管涌区的地面上布满碎石、树枝、荆棘等尖利杂物,首先就要把它们清洗整理干净。而且,由于积水严重,只能徒手清除。

  地面终于露了出来,管涌的孔洞暴露无遗,徐俊峰指挥大家快速铺设防渗布,接着,就用沙袋压在防渗布上。管涌携带的泥沙被沙袋压住后,泥沙会越聚越多,最后自己把孔洞堵死。

  他们从大堤上往管涌处运送沙袋。几十斤的沙袋,徐俊峰扛起就走。大斜坡遇雨湿滑,成了泥浆路,他接连摔了几个跟头,滑倒了,再爬起来。别人运两袋,他已经运了三袋。记不清自己摔了多少次,汗水、雨水、泥水,让他变成一个沉重的泥人。其他队友,情况也和他差不多。

  到了后半夜,雨总算小了一些,冷风却刮了起来。风吹在湿透了的衣服上,彻骨寒冷。徐俊峰打了一个寒颤,鼓励队友们:“我们动作再快一点儿,快一点儿就不冷了。”大家早已筋疲力尽,哪里还能再快一点儿?徐俊峰就自己跑起来,边跑边给大家加油鼓劲。渐渐地,一个人跑起来了,两个人跑起来了……任何一个人都像被注入了新的力量,他们与寒冷抗衡着,与疲惫抗衡着,心中的信念愈加坚定了!

  直到这时,徐俊峰才发现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指甲盖被蹭掉了,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伤口都被泥糊住了,又黑又硬,肿胀成一截黑黑的“木棍”。

  妻子看到后,心疼得流下了眼泪,他却说:“这下好了,左手和右手都有记号了。”原来,他的左手食指在部队上搞维修的时候,被电刨子刨去一截。

  2023年汛期来临之际,他早早就做好了防汛方案,储备了铁锹、绳索、救生圈、抽水机、沙袋、防渗布等物品。他还带人清除了堤下河滩里的高秆植物,防止出现小流量、高水位的情况。

  当暴雨倾盆、一些地方在告急的时候,徐万仓段却因为准备充分,防守得力,平稳度过了汛期。村里人都说:“有老徐在,我们就能睡安稳觉了。”不管比他大的小的,大家都习惯叫他一声“老徐”,这是乡亲们对最信任的人的亲切称呼。而家长们和学校老师们也都把心放在肚子里,“有老徐看着呢,不需要过多的担心孩子们下河游泳。”

  徐俊峰守堤20年,徐万仓段没发生过一次决堤事故,没发生过一例溺水事件。

  其实,不单单是防汛,还要防止运河缺水。历史上,卫运河曾多次断流。贯通补水,是水利专家们一直在努力的一项工作。

  徐俊峰在护河巡堤外又有了一个新的任务,检测卫运河的水流量。每天,当他走在卫运河边,都要打开智慧巡河系统,把位置定住,填写相关联的内容,给卫运河拍摄照片,再将照片上传。水利部门的工程师收到他上传的巡河图片,用数据分析出卫运河水势是否平稳,水量是否丰沛。如果缺水,就会统筹调度南水北调东线的引江水,潘庄引黄的引黄水,还有当地岳城水库的蓄水等几大水源,来共同保证卫运河的水量。

  徐俊峰也时常思索着,如何让卫运河成为徐万仓村乡亲们的幸福河。他努力钻研农业技术,发现沿河土壤富含有机质,疏松肥沃,最适合种植大蒜。他请来技术员,手把手地教乡亲们种植大蒜。

  为了解决乡亲们的后顾之忧,他又建起大蒜仓储、物流园区,农民种好的蒜薹、大蒜被运送到各地,乡亲们的收入大幅提高。

  徐俊峰站在卫运河的大堤上,清风徐来,他感受着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感受着卫运河为乡亲们带来的巨大变化,他看到了人与河流的共生、共融、共兴……

  河边,鸟儿在翻飞,身姿优美的白鹭,漂亮的绿头鸭,还有红嘴鸥、灰喜鹊、金翅雀……太多太多的鸟儿,是随着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而飞来的,它们扑棱着翅膀在河面上划出美丽的弧线。徐俊峰喜欢它们漂亮的羽毛和动听的叫声。鸟儿们是运河的精灵啊!

  850米,大运河里一段说短也不短的距离,徐俊峰在此中守护着,他巡堤的脚步,走得越来越坚实……

  人民网北京10月31日电 (记者杨磊)11月1日起,由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办赛指南 编制内容与评估指引》《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参赛指引 编制内容与评估指引》《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安全评估技术导则》《群众体育赛事活动运营服务规范》四项体育行业标准将真正开始实施。 据悉,《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办赛指南 编制内容与评估指引》和《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参赛指引 编制内容与评估指引》确立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办赛指南、参赛指引的编制总则,适用于指导各级各类群众体育赛事活动办赛指南、参赛指引的编制与评估。…

  画展现场。主办方供图 人民网北京10月31日电 (记者刘颖颖)近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重彩画研究会、苏州市委宣传部、苏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景·色——2023当代青绿山水画学术邀请展”在苏州美术馆开幕。…

  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数据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联系我们人民日报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

  人 民 网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